宁波厚生幼儿园
当前位置: 首页 酷站推荐 正文

原创富二代投资失败,两个月亏掉父母35万,如今送外卖还债

来自: www.frgbaby.com 时间: 2019-09-06 查看:1545

  导读:本文是来自内蒙古自治区临河市的网友投稿,由武汉体育学院是几本编辑发布关于原创

  富二代投资失败,两个月亏掉父母35万,如今送外卖还债

  的内容介绍

  原标题:富二代投资失败,两个月亏掉父母35万,如今送外卖还债

  

  从名牌大学毕业生到外卖小哥,潘维用他这3年悟出一个道理,创业有风险,人生路需要踏实走好每一步。

  天下网商记者 蒋菲

  潘维坐了一次过山车,山顶是两个月净赚20万,山底是两个月亏掉50万,其中还包括父母给的35万。从211名校毕业,会说英文、韩文、西班牙语,本有大好前程的他,在云诡波谲的资本市场里,遭遇合伙人突然撤资,成了被割的韭菜。

  于是,他脱下西装,戴上头盔,一单一单送起外卖,以偿还欠下的债务。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清醒地意识到,未来是过去自己的总和,包括一切好的和坏的事。

  广州市番禹区,某商场餐厅点餐处,一名外国人用手势比划着,满脸着急,商家猜了半天也不知道对方要什么。排队的队伍越来越长,僵持中,一名穿橙色外卖服的小哥上前解围,用流利的英文询问外国客人,并把需求翻译给商家。

  事后,商家记住了这个身材敦实的外卖小哥,每次碰到他来取餐,都念叨着要请他过来翻译,给菜单加个英文版。

  骑手名叫潘维,摘下头盔的他留着莫西干发型,两鬓边剃光,中间留着的长发向上竖起。白天他是外企的上班族,晚上跑外卖兼职,到了周末或节假日,他会走上城市街头,表演Hip-hop,去说唱公会踢馆。

  而这种生活模式的促成源自那场意外。要不是那次意外,潘维现在该是一家培训公司的创始人,可能会比父亲更成功。

  1994年,潘维出生在老家湖北,父亲在东莞承包快递网点,在中国快递野蛮生长的时期入局,赚到一桶金,使家人得以过上衣食无虞的生活。

  3年前,潘维从华中师范大学外语系毕业。在学校里,大家除了上课就是打游戏,百无聊赖中他在网上搜索值得看的书,偶尔被推荐《大学生的坟》一书,读完后,他意识到不能荒废最好的青春。

  

  别人窝在寝室打游戏时,他已经通过各种兼职赚取生活费和社会经验。他主动向父母提出,生活费只要900元,自己有在兼职赚钱不需要太多钱。靠着这股劲,他每个月还能额外赚点钱,逢回家时给家里带点菜或小礼品,甚至添置电器。

  到了毕业季,其他同学还在为找工作奔波,他已经被提前录取为武汉一家麦当劳餐厅的主管。

  原来他在该餐厅兼职期间,因为做事认真表现出色,一年内从兼职员工、训练员、时薪主管一路升到餐厅部门经理。

  不过彼时,作为外语系的毕业生,同学们要么去外企,要么做翻译,对潘维去餐厅工作,也有人吐槽他岗位和技能不匹配,“这不是把大学里学得都扔了吗?”潘维却不以为然,客人对餐品感到满意时发出的赞美,给了他底气和力量,让他坚信做服务大众的事没什么不好的。

  半年后,潘维发现,晋升快就像硬币的两面,弊端随之暴露,自己能学的东西跟收入增长一样渐缓渐少,加上父母还在东莞,他想到离开武汉去东莞找找机会。

  像所有不愿意接班的富二代一样,潘维不想去父亲的网点上班,他宁可在人才市场网络招聘上选择就业机会。当他浏览到一家企业管理培训公司,立刻被它的高大上的宣传片震住,决定去应聘。

  这家公司的性质主要是给企业老板做战略培训,应聘成功后潘维主要负责招揽老板们来报名学习。

  

  第一个月他招到两位学员,每人交6万元学费。光奖励就拿了一万多,这让一直领固定工资的潘维感到不可思议,斗志昂扬的他业绩一路飙升,岗位也升至销售主管。最辉煌的时候,他曾在两个月内赚到20万,自信心也随之膨胀,总想着有机会要自己创业。

  他想要的机会在进入公司第十个月时来到,培训公司的大股东邀请他入股,一起开一家企业管理培训的分公司。潘维没有多想,拿出自己的全部积蓄,找亲戚朋友借钱,父母出了35万大头,凑齐50万元参股。

  分公司开张后,生意跟预期中一样红火。令他意外的是,才开张2个月,大股东突然要撤资,理由是觉得投资大健康类产品更有前景,已经把自己名下的两套房子也做了抵押,并邀请潘维一起改投大健康。

  “那时我感到被背叛了,整个人很气愤,前途被人硬生生掐断了。” 潘维说,形势容不得他自暴自弃,由于大股东的投资占了70%,一时间潘维没资金和能力接下公司。父母建议他及早关闭分公司,清偿债务。

  

  时值2018年年关,潘维的创业生涯被中断,他将退回的资金先偿还了朋友亲戚的借款。整个春节,潘维过得很沮丧,他不好意思出门更觉得愧对父母。

  接下来,他的任务是拼命赚钱,还清欠父母的债务。虽然父母不着急他还钱,但他坚持“花自己的钱过日子才是最好的”。

  走出失败阴影后,潘维不再想着当老板,而是在一家外资企业找了份固定工作,凭借外语能力,很快被提拔为售后服务部门的主管,月收入8000左右。

  下班后,他则当起游戏主播,《英雄联盟》一路打到最顶级的“最强王者”,每月打赏费也有3000-5000元不等,不过随着游戏市场的分化,主播越来越多,打赏挣的钱骤降到几百块,潘维又开始寻找新的出路。

  两个月前,潘维发现网吧里有朋友在做“骑手”,干过服务业的他本就不排除这类工作,当他了解到可以兼职,自由支配时间,赶紧注册成为一名外卖小哥。

  他把自己的时间用到极致,中午的1个小时休息时间他会送外卖、晚上6点下班后到12点也是他的跑单时间。他仿佛成了自己最爱的电影《阿甘正传》里的那个少年,不停地奔跑。

  

  女朋友得知他要去送外卖,并没有反对,只是问了句“这样你不会累吗?”,潘维憨憨地笑,“男人嘛这有什么。”有时女友非要跟着他一起送外卖,车上载两个人电池没电快,潘维只好给女友钱让她去逛街购物打发时间。

  送外卖时,他的专业技能也能派上用场。有的餐厅用的是全英文店名,相比于学历不高的外卖小哥,他能一下子看懂并快速找到店铺。譬如文章开头这样,碰到外国客人来店里点单的,他也能帮上忙。

  有时候潘维也会送外卖给加班的同事。如果碰到外国同事来拿外卖,他通常先用英文沟通,如果对方回答有西班牙口音,就改用西班牙语沟通。不过,更多时候碰到的是中国的同事。有一次他送一份麦当劳的外卖,来拿的同事刚好是熟人,工位也紧挨着,对方诧异的问“怎么是你啊?”,潘维没有闪躲,“对啊,你没看错,就是我”。

  当有人问道,“不怕别人瞧不起你吗?”他则回答,“瞧不起我可以,大家拿收入比一比。”在不影响本职工作的基础上,潘维想尽量利用休息时间攒钱还债。

  现在的潘维,很享受送外卖的过程,把这比作一次次打怪升级。他会给自己订一个目标,今天收入50元,明天赚到80元……随着系统里收入栏的数字往上涨,他将送外卖赚的钱和工资加起来,除去基本开支,全部拿去还款,“看着债务数字渐渐向0接近,特别有安全感。”

  潘维的骑手等级是“黄金”,他渴望冲到最高级别的“星耀”,前几天他试着挑战,结果失败了,“如果我是全职骑手,应该早就到‘星耀’了”。

  尽管经历了人生的起伏,这个24岁的小伙子,骨子里依然还是不服输的他。

  编辑 陈晨

  责任编辑: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