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厚生幼儿园
当前位置: 首页 快速留言 正文

儿童乞讨现象有增多嫌疑,广州坚决打击幕后操控行为

来自: www.frgbaby.com 时间: 2019-10-26 查看:1801

一段时间以来,儿童乞讨的现象有所增加。

不用说,乞讨在广东省并不罕见,尤其是在珠江三角洲和沿海地区等大中型城市。人们经常看到乞be。

乞讨本身并不违法,更不用说犯罪了。但是,当今许多人的“乞讨”并不是由生活困难或自然灾害等因素造成的,而是与众多人为因素和非法目的混在一起的。当银行受到非法团体或非法分子的操纵和控制时,非法现象和背后的犯罪行为是客观存在的,特别是在当前地区,压倒残疾儿童然后牟利的罪行更是无法容忍。

好消息是,这一问题现已引起广东省有关部门的重视。特别是在广州,自今年1月中旬以来,警方举行了特别会议和研究部署,并严厉打击了被发现在幕后的非法犯罪活动。最近,广州市法律委员会也已安排自3月以来在城市开展打击残障儿童乞讨和营利犯罪活动的专项行动。

据悉,广州警方有关部门已侦破多起以残害儿童为目的乞讨的刑事案件,抓获一批以残害儿童为保释对象的犯罪嫌疑人,并营救了一批残废儿童的犯罪嫌疑人。乞求控制。

镜头:大街上的“小驴”

10多天前的一天,晚上8点,住在广州五羊新城的陈先生和他的女友乘出租车去了天河市。他们正准备在运动西路的隧道买车。一小手充满油。伸进半开的出租车窗口,这只手吓到坐在这边的女友。陈先生看到这是一种嫉妒,并想“打开门”。但是,陈先生“不想和女友约会时就被这些肮脏的蟑螂缠住。”他要求驾驶员进一步行驶几米。司机刘先生对他说:“前进是没有用的。他会一直落后,我不得不要求小费,更不用说面前的其他缺陷,盯着你要钱!”陈先生别无选择,只能拿出钱包,但发现钱包里只发现了一个5角硬币。陈先生将硬币交给了他。使他感到惊讶的是,他不欣赏它:“买5欧分以上的面包,还是给它一两美元!”陈先生看到他仍然在跟着他。他没有办法看一下肤色黝黑的皮包骨头,还不得不找刘司机“借” 1元钱来“补”这个难堪的尴尬。

像陈先生这样的尴尬局面在广州并不罕见。根据广州市街道有关部门的最新调查,很明显,沿街各种身份不明的蹲乞be,抱着孩子挡车,玩“生与死”的现实生活速度已变得难以忍受。困难”。 “问题严重影响了城市形象,阻碍了社会公共秩序。作者还看到,在一些十字路口,乞丐经常无视交通信号灯的指示,在快速车道的交通中穿梭以强行强行,带来很大的隐患危害城市交通。

城市人口的增加使许多承担社会责任的人深感忧虑,尤其是成年中的孩子,这使他们感到担忧。他们不禁要问,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小缺陷?如何管理它们?

周先生遇到了令他震惊的事情。他曾经和女友在珠江上散步。一个四岁和五岁的孩子蹲在一朵几乎被砸碎的花上,想把它卖给他。他拒绝了。当他想离开时,他从侧面拉出一个女人,对孩子大喊:“抱住他!”这个孩子的眼睛瞬间变得很自由,他的头被压低了。何先生激动地说,这种经历会对孩子的心理造成更大的伤害。从长远来看,孩子将逐渐失去尊严感,并失去最小的羞耻感。他呼吁保护儿童的基本权利,惩处操纵儿童乞讨的幕后黑帮,并粉碎儿童的黑手。

作者通过调查发现,公众非常关注儿童现象。在中山大道上,记者随机采访了20位市民,其中一半对孩子的乞讨行为表示“非常关注”。在广州大道,作者采访的15个人中有11个人随机认为他们会问有关儿童乞讨的问题。进行监管管理。

在采访作者的过程中,市民提出了意见和建议。他们说,公安,民政,检察院,法院及有关部门要管理本标准,明确其“真假”。他们有真正的残疾乞讨行为。有同情心,但同时又认为有必要粉碎残疾儿童的虚假说法,并遣返乞求者,以消除影响城市形象和阻碍公共秩序的行为。

探索:乞g的孩子从哪里来?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约有300名儿童滞留在广州,其中包括约50名肢体残疾人,年龄从几个月到12或13岁不等,其中大多数是8到10岁。

交通位置主要集中在越秀,白云,天河等车站,商业广场,步行街,立交桥等人流量大,交通密度高的交通路段。

这些孩子的具体位置不固定,并且经常随人流而变化。他们已经流浪了很长时间,一些老年人已经习惯了流浪的生活。他们中的一些人养成了良好工作,偷窃和抢劫的不良习惯。

根据广州市公安局副局长肖小林的说法,这些儿童可以根据其特征和行为分为两类:第一,有些儿童是由幕后人员组织或操纵的。根据广州市公安局的统计,大约有20名儿童滞留在广州的乞g中,由成员或成员组织在幕后。其中一些人有身体残疾,主要集中在白云区和越秀区的繁华地段。跟随的花盆,向路过的游客拉衣服和其他手段。一个孩子一天可以赚几十美元,而一个残疾人每天可以赚几百美元。十多名流浪儿童经常聚集在越秀区北京路的路口,由3至4名安徽中年妇女和一名男子控制。这些控制者中大多数是乞讨儿童的合法监护人,大多数因乞讨而乞讨的孩子是安徽人,一些是孤儿,另一些是控制者,他们每年向儿童家庭捐款数千美元,并从安徽带回他们。和其他地方以租金的形式。广州专线。管制员以及被控制的孩子住在白云区屯溪地区。每天早晨,管制员乘公共汽车将孩子带到北京路,并于晚上10点左右将孩子带回住宅。

第二是跟随成年人的子女。这些孩子主要来自两个省。一个是中国中南部的一个省。这部分孩子有近一百人,跟随父母或亲戚的耳朵,这次旅行的地点在广州广泛分布,主要集中在天河区石牌,体育西路,百花区桂花岗,越秀区越秀公园。和荔湾区康王路,在上下九段中,夜晚位于石牌东路和水印四横路等可挡风的建筑物旁。白天,有几组人经常去排队。每个小组都由一个成年人带领,该成年人在路边有2-3个8或9岁的孩子,描述他们的不幸情况,向路人求助,而且行为举止通常很强。另一个是西南的一个省。目前,在广州有大约200个正在乞讨的孩子,大约有200个孩子。他们的父母或亲戚拥抱婴儿或带领孩子们沿着街道走。团伙在西南省份广州的位置分布广泛。主要道路,人行天桥,地下通道,立交桥,车站,码头,河边,公园和饭店,旅馆以及旅馆都在每个区的前面。有这样的乞s。乞ways的方式多种多样,有的乞讨,有的在街上要路人,有的在主要的交通路口带孩子,开车到司机和汽车,只要路口有红色。交叉路口灯亮时,中年妇女通常会带孩子或带孩子,并带饭碗向车上的人乞求。中年男子和年龄较大的儿童要求驾驶者的车门或后视镜。个别乞g儿童甚至蹲在窗户上以强壮。此类行乞严重的地区主要是广元西与大金钟路,小北路与天河区交界处的主要道路段(如天河路与体育路交叉口,天河东路,天河北路和天河北路口)。天河东路,天河南路,天河立交桥和中山立交桥,上述每个交通交叉路口处都有5-10名流浪乞be。

刑法:粉碎残疾儿童是犯罪

记者采访了有关专家,他们说乞讨本身并不违法,更不用说犯罪了。

但是,当今许多人的“乞讨”并不是由生活困难或自然灾害等因素造成的,而是与众多人为因素和非法目的混在一起的。当the锁受到非法团体或非法分子的操纵和控制时,非法现象和其背后的犯罪行为便是客观的,尤其是在当地的当前地区,更容易容忍压迫残疾儿童并牟取暴利的罪行。

广州的一名高级检察官廖(Liao)认为,犯罪嫌疑人在殴打残疾儿童以谋取利益的过程中有以下行为,《刑法》的不同规则可以单独适用:

1.如果犯罪嫌疑人非法拘留残疾儿童或以其他方式非法操纵或控制儿童的乞讨行为,则可能会根据《刑法》非法拘留和非法控制的第238条对其定罪和处罚。

2.如果犯罪嫌疑人在残疾儿童之后对乞讨的儿童实施伤害行为,或者如果该儿童以暴力手段残疾,则伤害儿童的结果可能符合《刑法》第234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3.如果犯罪嫌疑人对女童犯有强奸罪,应根据《刑法》第236条对其定罪并处以刑罚。如果犯罪嫌疑人对儿童进行诽谤,应根据[0x9A8B。

4.如果犯罪嫌疑人为了控制残疾儿童的乞讨而绑架儿童,应根据《刑法》第240条以贩运儿童罪定罪和处罚;如果犯罪嫌疑人怀疑控制了残疾儿童并购买了被贩运的儿童,则应根据《刑法》被定罪的儿童罪行第241条将其出售;如果犯罪嫌疑人的行为没有证据证明其有贩运或有意购买的主观意图,则应根据《刑法》绑架儿童的第262条对他定罪和处罚。

5.出于对残疾儿童采取犯罪方法的目的,或为了使他人教给残障儿童有利可图的行为,根据《刑法》第295条对犯下罪行的罪行定罪应被定罪。

广东省一位资深法官指出,如果罪犯故意从受益人那里购买或租用儿童以牟取暴利,买主可能会被视为买卖被绑架儿童的罪名,并且如果承租人受到虐待或伤害,该行为被定罪。如果您使用欺诈,诱人或其他欺骗性技术(例如,招聘,管理和管理),则还可以每月向家人发送薪水,依此类推。如果您被残疾儿童欺骗,则可以认为您被绑架了。对于怀有自己的孩子的父母,如果他们虐待父母,例如经常打呼,冰冻和饥饿,禁闭,生病,治疗和过度乞讨,则可能会对孩子造成诽谤。如果情况恶劣,则可以认为是:如果父母故意对父母造成轻伤或杀害,但虐待或没有虐待,但造成伤害和轻伤的结果,可以视为故意攻击。在虐待儿童期间,它构成了几种犯罪,即虐待和故意殴打或故意杀人。如果罪犯长期长期监禁,或短期监禁,但情况恶劣,在租用该孩子后影响更大,可被视为非法拘留。如果在监禁过程中故意使用暴力导致残疾或死亡,应处以多种罪行以构成非法拘留和蓄意殴打或故意杀人罪。如果可以确定租用残疾儿童获得的财产已达到大量,则也可以视为构成欺诈罪。毕竟,它虚构事实并欺骗他人以获得财产。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黄荣康也认为,挤压残疾儿童谋取利益很容易滋生犯罪和深远的伤害。在不久的将来,它危及儿童的身心健康和成长;从长远来看,它危及社会的稳定,国家的发展和民族的繁荣。他指出,犯罪分子挤压残疾儿童乞讨的违法行为可能违反刑法,构成不同的犯罪。主要有:第一,侵犯儿童生命权和健康权的犯罪。如果受控-乞讨的孩子无法获得金钱,他们通常会受到受控的非法元素的惩罚。他们将被严厉地责骂,责骂,冰冻,饥饿,殴打和抛弃,导致其他严重的残疾或死亡。这违反了刑法,并因情况不同而构成故意伤害罪。第二是侵犯儿童人身自由的罪行。如果有人长时间束缚或监禁一个孩子,以迫使他在租赁后乞讨,那将构成非法拘留罪。第三,危害家庭权利罪。如虐待,遗弃或绑架儿童罪等。

行动:坚决打击幕后操纵

据悉,逼迫儿童乞讨牟利的违法犯罪行为引起了广东省有关部门的重视。特别是在广州,自今年一月初以来,警方召开了多次专门会议研究和部署,并严厉打击逼迫儿童乞讨牟利的违法犯罪行为。到目前为止,已经调查并处理了许多涉嫌挤压儿童乞讨牟利的刑事案件。

今年2月26日,广州市公安局白云分局经白云区检察院审查批准,以绑架,买卖儿童罪对主要犯罪嫌疑人龚庆平依法执行逮捕。

根据调查,犯罪嫌疑人龚庆平在河南省泰康县和安徽省泰和县以租金或收养的方式,骗取了十多岁的三个孩子,例如徐谦谦。在武汉和其他地方,这次旅行的收益全归龚庆平所有。如果这些孩子稍有反叛,他们就会被龚庆平殴打。 2003年11月,龚庆平将三名残疾儿童强迫到广州,并在白云区石景街的一所房屋中租了他们。每天早晨,共青平等人士用自行车将三个残疾儿童送往新市,马屋和中山八路。傍晚,所有残疾儿童被没收,然后被没收,然后放到出租屋里。在接到群众的举报后,广州警方最近采取行动逮捕了龚庆平,并救出了包括宫崎在内的三名残疾儿童,他们受到控制,并被安排在广州友谊医院接受治疗。目前被营救的三名残疾儿童身体健康。

今年2月27日,广州市公安局白云区公安局在中山路烈士陵园地铁旁发现了一个15岁的孩子,他的婴儿推车带有严重畸形的“大头婴儿”。警方追踪了调查情况,并迅速查明了他们的幕后指挥官和据点。

2月28日晚上23:30,警察在通德维上步村中巷的两个孩子乞讨时突击检查。他们发现宋烈峰住在这所房子里(男,现年46岁,河南省鹿邑县)。辛集镇人民)

还有他的妻子侯琴(女,45岁),儿子宋红岩(男,15岁),孙子“大头宝宝”(男,3岁)等等。经调查,由于先天性脑积水和头部异常,“大头婴儿”被称为“大头”。

今年年初,宋烈峰的家人来到广州,侯琴带着儿子宋红艳和“大头婴儿”到广州街头谋生。白云区公安局认为,宋烈峰和后勤夫妇控制着“大头婴儿”,以乞讨涉嫌违法犯罪。目前,已经成立了一个工作队进行进一步调查。患病的婴儿已被安置在广州市儿童救助中心罗岗医院。

日前,越秀区公安局在北京路还破获一起压死残疾儿童的案件,在新市镇曲永仁和里二楼的一所出租房屋内抓获涉嫌处理乞讨儿童的白景丽(男,安徽)。白云区。 3)赵兰英(女,安徽),张莲(女,河南)3人,救出了被绑架到广州的3名儿童和2名婴儿。经调查,白景丽每天中午12点带着5个孩子,在新市站乘公共汽车去中山五路和北京路。五个孩子在街上乞讨,他们控制了附近的孩子。晚上10点左右,乘公共汽车将孩子带回新城市。

每天,五个孩子乞求的钱全部归大人所有。白静丽和其他人有虐待儿童的行为。目前,越秀区公安局已将涉嫌绑架儿童罪的三人刑事拘留。三个乞讨的孩子被送到广州儿童救济中心,两个婴儿被送到儿童福利院。

目标:打击幕后组织和运营商

目前,广州市正在开展一项打击营利儿童的特别活动,以开展营利性犯罪活动。据广州市公安局副局长肖小林介绍,广州警方目前正在全市组织统一行动,对广州的流浪乞be进行统计和分类,并拍照,制作统一档案进行收集和整理。组织流浪者和乞be的处境,尤其是儿童。把握。其中,重点是掌握控制儿童营利人员的情况,并为进一步的专项整治和罢工做准备。

此外,还将开展打击打压儿童和流浪乞讨人员各类犯罪的专项行动。在前期调查的基础上,各级公安机关根据捣毁儿童牟利、乞讨等各类犯罪活动的线索,及时组织力量开展项目管理。重点打击幕后组织、经营者、乞讨乞讨乞讨人员,胁迫儿童、残疾人,以乞讨为名在乞讨场所赌博,以乞讨敲诈勒索等犯罪活动。各级公安机关将高度重视暴力乞讨人员,加强群众的强烈反响,加强治安管理,加大对治安的处罚力度。公安机关将对交通路口、市区等公共场所流浪乞讨人员的强势行为进行查处。公安机关将对《刑法》和《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的要求进行查处。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黄荣康也表示,在这次专项行动中,法院将加强与公安、检察、民政等部门的联系和交流,特别是在协调犯罪事实和证据收集方面,使打击和打击速度加快。

颜小林还表示,市公安局将依法对流浪乞讨未成年人实施保护性救助。各级公安机关还将积极履行职责,坚决贯彻国务院《公安部关于当前依法加强社会治安管理的通知》、《救助办法》、《广东省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规定》,按照市公安局联合发布的《未成人保护法》的要求,民政局、卫生局于去年9月17日,对5类6岁及14岁以下无法找到父母或其他监护人的儿童,将予以救助并送往儿童救助中心。6岁以下婴幼儿,办理弃婴、弃婴手续,及时送儿童福利院。

广州市民政局有关负责人告诉笔者,2003年7月15日至今年1月25日,市救助和保护街头儿童少年中心按性别分收589名儿童和505名儿童。和84名女性。根据省划,外省547人,广东省37人,找不到地址5人。根据民族,汉族463人,126人。在589名儿童和青少年中,共治疗了550人,其中有416人是亲戚带回的,有33人是由当地有关单位返回的,还有18人在不符合条件的新疆隋办事处的协助下进行的。救援和保护,并由公安部门采取。回到36人,回到家乡32人,协助4人返回,送出3所儿童福利院,3人私下离开车站,并送5人到精神病院。

亲爱的,学龄前网络为您推荐以下商品!

空白彩色绘图纸伞儿童diy彩色空白纸伞

06abc学前班手册

5.285.5邮费:店铺满15元包邮销售:892件

7英寸彩色纸盒18CM圆形彩色纸盒diy彩色纸盒

06abc学前班手册

0.350.36邮费:店铺满15元包邮销售:2928件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