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厚生幼儿园
当前位置: 首页 育教知识 正文

佐藤学教授与华东师范大学钟启泉教授对话录(二)

来自: www.frgbaby.com 时间: 2019-10-28 查看:827

日本东京大学教育系佐藤教授。他长期专攻课程理论和教师研究。他的作品包括《美国课程改造史》、《教育方法学》、《教学研究入门》、《课程论评》、《教师这一难题走向反思性实践》、《设计教育改革》等。提交人与他联系了20多年。这篇文章总结了我们最近谈话的内容。

&宝洁公司

钟启全:日本文化部在1989年修订“0x9A8B”的帮助下,大力倡导“新学习观”,似乎众说纷纭。你怎么理解?

佐藤:可以说这是一种学习观,它打破了“应试学习能力”强调“知识与理解”的死记硬背,把“正确答案”写在试卷上。它是一种重视每个学生的“兴趣、爱好、动机、态度”,追求“兴趣、动机、态度”和“知识、态度”的学习观。理解平衡学习能力的概念。这种新的学习观尊重每个学生的个性,重视创造力的培养。

钟其全:是的,很难强调学生正在做出“知识和理解”的“标准答案”。可以说,这是对同一原则的“标准答案”的追求。培养创造力和创造新的独特“积极答案”是困难的。学生的“兴趣,爱好,态度”自然很难得到尊重。

佐藤武:因此,“新的学术观念”是要重视每个学生的“个性”,“自主性”和“主体性”,以培养每个学生的思想,判断,想象力和创造力。视图;也是一种重视人际沟通和价值观合作的学术观点。 “沟通能力”也是“阅读,写作,讨论,判断和表达的能力”。

钟其全:我知道,这种“新的学术观念”能够在1995年日本教育界得以一定程度的渗透的情况下成立第15届中央教育评论会议(中文教育评论)。 《中国教育评论》期待日本21世纪教育发展的理想模式。 1996年,它发表了第一份咨询报告,其中强调“存在生存空间”和“生存能力”。这是“新学术观”的进一步发展吗?

佐藤:是的。根据教育部的说法,所谓“生存能力”是指“自律,自学,自我思考,主观判断,行动,解决问题的能力”和“自律,团结,热情”。人类和坚韧不拔的健康和体力;指智慧,道德和身体的和谐发展。这也是“兴趣,爱好,态度”和“知识,理解”之间的平衡。可以说“生存能力”或“新学术力量概念”是“学习力量”概念的基本框架(范式),它将学术观念的范式转移到日本教育界。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学校教育围绕“学习能力”,“低学习能力”,“基础学习能力”,“应试学习能力”,“新鲜学习能力”,“丰富学习能力”,“新学习能力”等。学校的“教学”与这些“学习能力理论”密切相关。相关。儿童应该通过教学来进行什么样的学习?这是教学的中心问题。因此,学习能力观的范式转换必然要求教学(观)的范式转换。这意味着应该改变对教学的基本理解的框架,也应该改变教学(实践)本身。通过教学的转变,儿童的学习能力也发生了变化。

& amp amp amp; nbsp ampampampampamp; nbsp ampampamp; nbsp ampampamp; nbsp ampampamp; nbsp ampampamp; nbsp 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 NBSP的NBSP 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Conversion从“转移中心教学”到“对话中心教学”

钟其全:“新的学习观”寻求“教学范式的转变”。它批评了传统教学,它构成了日本学校教育的主流。据说自明治(1872),日本义务教育开始,甚至是战后50年以来,一直沿用这种教学方法。那么,什么是“转运中心教学”?

佐藤武:所谓的“转移中心教学”是指教师单方面向学生发送“制度化知识”的教学。 “制度化知识”具有以下四个特征:1这种知识在被视为科学(科学和技术),真理和真理的现有知识中,要接受政府的验证(或国籍)。从某种意义上讲,它是过滤的知识。 2这种知识是儿童可以“理解并通过”的知识,也就是说,该系统可以转换并概括为可以传播的单词(单词)。 3在大多数情况下,这种知识是当代学术中显而易见的结论(肯定答案)。也就是说,儿童可以在没有学术论据的情况下学习,但不能通过对教科书的检查以及被认为是“肯定答案”的结论来学习。即使要争论,也只有知识有几个结论(肯定答案)。 4因为此知识仅限于上述框架,所以老师,父母和孩子不会感到必须超越该框架才能获取知识。

钟其全:在这种教学中,老师评估孩子记得多少零碎的知识。所谓的“接受教育”无非是在学校,私立学校和家庭中灌输“制度化知识”。因此,如果孩子在共同的知识框架中比其他人学到更多,他们可以在测试比赛中获胜。不管是日本还是中国,私立学校还是补习班都如此繁荣,恐怕这就是原因。您能否详细说明“送货中心教学”的特点?

佐藤健:“送货中心教学”的问题是:首先,作为被动接受知识的儿童的存在被视为空白,容器。单方面灌输知识的结果是,儿童最初拥有的主观能动性也已经用尽。其次,孩子失去了学习的初衷。学习的任务只在于记住现成的知识并在参加考试的竞争中有所作为。

“转移中心教学”是指“问答式教学”和“教师主导式教学”。这个过程通常是教师(t)学生(p)tptp。在这里,学生(p)以循环的方式回答教师(t)的问题。可以说是一个问答。此外,一般认为问题的回答范围很窄,也是“收敛性问题”。这种教学又称为“教师主导教学”。无论是教学过程还是教学结果(肯定回答)都掌握在教师手中,教师将肯定回答传递给学生并对其进行评价。

钟启全:明治五年(1872)[0x9a8b]以来,日本在教科书和国家教科书体系的验证下,在全国各地推广了“同步教学法”。通过介绍明治二十年来赫尔巴特学派的“五段式教学法”,这种教学方法已经定型。直到战后所谓“引进、发展、总结”的“三阶段教学法”,这是日本“传输中心教学”形成和发展的基本线索吗?“转移中心教学”形成的另一个重要因素可能是教学目标和评价的简化和固化。通过一次或多次的考试来评估学生是否达到了同样的目标,必然会使每个日本学生按照同样的比例进行筛选和排队。

佐藤:然而,教师使用一次或多次定期考试筛选学生的方式是非教育性的,也被称为“终结性评价”。另一种是形成性评估,起源于20世纪60年代的美国,与掌握和运用能力有关。在日本,它已经成为“人人都得满分”教学的有力工具。具体来说,为了使学生达到一定的教学目标,在途中设定若干中间目标,在确认学生已达到中间目标(形成性评价)后,根据每个学生的实际情况进行指导。因此,这种评价也是客观与评价的统一。

钟启全:对于老师的提问,也有教给学生多个答案。那么,按照你的逻辑,这种教学的流程一般是T→P→P→P→P→P→T→P→P→P→P→P→P。这是“问答式教学”,教师的问题被期望是多种答案,可以说是“发散性问题”。一般来说,“发散性问题”又称“一问多答教学”。

佐藤:在这里,老师并不是把同一个“肯定答案”传给所有的学生,学生也必须创造“肯定答案”。因此,它也被称为“儿童主导的教学”。这种教学在日本以前的“大正自由主义教育”(新教育)中就有体现。战争,成为战后“新教育”潮流中的主流,成为“儿童中心主义”和“创造性发展”的战略,后来在“科教”的号召中,他被批评为“学术力量低下”,沦落为主流宝座。这种教学方式过于受制于学生,所获得的知识和概念模棱两可。教学过程(秩序)往往失控,很难找到每个学生的发展。“美好生活”充满了风景,但“差生”却得不到老师的及时指导。<<> >

钟启全:如果把“一问一答”(T→P→T→P)的过程与“一问多答”的教学过程(T→P→P→P→P→P)结合起来,就形成了(T→P→P→P→P→P→P→P→P→P→P→P→T→P→P→P→P→P→T→P→P→T→P→P→P→P→P→T)的流程。在这种情况下,扩散问题和收敛问题一起使用。教师的作用是整理和引导学生的论点。师生探索真理,探索“肯定答案”。从这个意义上讲,它是一种“师生联合探究式教学”。

佐藤:可以说这是“对话中心教学”。在教师和学生通过反复对话探索和发现“真理”的过程中,每个学生都要有“为什么”和“如何”的问题和挫折、错误和发现。每个学生的演讲都由老师指导,并在对话中探索“真理”。在对话中心教学中,注重调查、实验、活动、生产、培养、喂养等直接体验式学习。也就是说,它是一种鼓励每一个学生调动自己的五种感官,积极地作用于客观世界的教学。日本今天的课程与教学改革,归根结底是要实现从“转移中心教学”向“对话中心教学”的转变。

&中新网

钟启权:当我们谈到“对话中心教学”时,自然会想到巴西著名教育家弗雷尔的代表作《学习指导要领》。这本书用了整整一章的篇幅讨论“对话与对话教学”。

佐藤:是的。值得我们注意的是,他将教育的本质理解为“自由实践”。他抨击了传统的“灌输教学”,提倡“对话教学”。他说:“对话是人与人之间的联系,以世界为中介,旨在命名世界。” “这种对话不能简化为将思想灌输给一个人的一种行为。它不应是一种控制一个人的手段,而应是一种创造性的行为。”保罗弗雷雷强调,没有对世界和人民的热爱,对话将不复存在。爱意味着对他人的责任。爱情是对话的基础,也是对话本身。

钟其全:没有谦虚的态度就不可能进行对话。保罗弗雷雷说,如果对话双方缺乏谦逊,对话将破裂。如果您始终认为别人没有知识并且没有意识到您的无知;如果您认为自己是卓越的,那么您就是知识和真理的所有者;如果您不在乎他人的贡献,您甚至会感到生气;如果您担心自己会被别人取代.那么该如何说话?这一系列问题对于打破“以教师为中心”的束缚确实有意义。

佐藤:他还强调对话需要相互信任。信任是对话的前提。如果我们的教学渗透到爱,谦卑和信任的气氛中,对话就变成了平等的对话,这与灌输教学中的“对立关系”相反。此外,他建议对话双方必须抱有希望,必须是关键的。这些可以看作是我们新教学规范的基本原则。

钟其全:让我们记住他的一句话:“没有对话,就没有交流,也就没有真正的教育。”

亲爱的,学龄前网络为您推荐以下商品!

空白彩色绘图纸伞儿童diy彩色空白纸伞

06abc学前班手册

5.285.5邮费:店铺满15元包邮销售:892件

7英寸彩色纸盒18CM圆形彩色纸盒diy彩色纸盒

06abc学前班手册

0.350.36邮费:店铺满15元包邮销售:2928件

    日期归档